米乐虚拟体育-大唐江苏发电有限公司:建设爱心工程 传递爱的力量

爱是什么?

爱是为孩子们送来欢笑和色彩,在他们心中播下爱的种子;

爱是为学子们提供温暖和帮助,为他们插上梦想的翅膀;

爱是汇聚涓滴善念,传递爱的力量,为身边的困难弱势群体带来关爱,照亮他们的幸福之路;

……

大唐江苏发电有限公司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发挥省级文明单位示范带动作用,大力开展“城乡结对、文明共建”活动,并制定了“十百千”爱心工程三年规划,计划捐资挂牌10所学校、资助100名贫困优秀大学生完成学业、帮扶1000个困难弱势人员,持续实施爱心捐助,2500多名员工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他们对爱的理解,传递了爱的力量,扛起了服务社会、造福地方的央企担当。

目前,江苏公司已捐资挂牌5所学校,资助优秀贫困大学生20名,帮扶一批困难弱势群众。在南京、在徐州、在泰州、在淮安……一个个奉献爱心的生动故事正在不断上演。

在孩子们心中播下爱的种子

“有了这些多媒体教学一体机,学校落后的面貌将得到根本改变。”新学期伊始,江苏徐塘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捐助的10套教学设备全部安装到位,这些多媒体教学一体机全部投入使用,并且被越来越广泛的投入到教学工作中。

“我们老师上课有了得力的工具,学生学习知识变得更加直观生动,比如说现在我们的数学课,有了一体机,我们老师就可以直接利用软件在上面操作,孩子们学习的效果就更好,也更有兴趣。”大唐庆安镇中心小学一位老师分享着使用后的心得感受。

此次安装的多媒体教学一体机整合了投影仪、音响、电脑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直接打开设备可实现互动教学,改变了以往多媒体教学功能单一、操作繁琐的缺陷,为老师和学生们带来了全新的课堂体验,给孩子们的学习生活增添了色彩。

不仅如此,在教师节、儿童节等特殊日子,“大唐启明星课堂”都会来到学校,徐塘公司的大哥哥大姐姐们为孩子们讲授一堂堂生动有趣的“电从哪里来”、“如何节约用电”、“怎样安全用电”课程,让孩子们接受更多的科普和素质教育。

每年的企业发放日,江苏公司系统各基层企业都会邀请师生和家长们到企业的生产现场,进行“面对面,零距离”实地参观,加深他们对于电力行业以及电力生产的了解,消除误解,并通过他们进一步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电厂现代化的设备、精密的自动控制激发了孩子们进行科学研究的极大兴趣,在大哥哥大姐姐们的帮助下,南京市长江小学的孩子们组建了机器人社团。在2020年南京市青少年机器人普及赛活动中收获了一个团体奖项和10个单项奖励。

在充满希望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一颗颗爱的种子正在孩子们心中发芽,他们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立志用自己的双手把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

为学子们插上梦想的翅膀

2020年10月10日,大唐江苏公司与南京工程学院开展了“金秋助学”活动,为获得2020年“大唐奖学金”的20名生活困难,但品学兼优的大学生颁奖,并对他们开展定向帮扶,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我一定会更加勤奋刻苦、求真创新,激励自己不断前行,成为更优秀的大学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企业、回报学校,努力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一名获奖学生现场表达了感恩之心。

贫困家庭的学生也应该有平等的上大学的权利。江苏公司党委与南京工程学院进行沟通联络,安排专人实地走访、接洽,选出20名品学兼优但生活困难的大学生,尽可能帮助学生们解除经济上的后顾之忧,心无旁骛地完成学业,为他们插上梦想的翅膀。

爱心传递,投桃报李。校企双方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基础,学校经常性地到企业开展人才培养调研活动,深入了解企业人才需求,补齐学校教育的短板,找准人才培养的着力方向,更加精准地培养适合企业高质量发展的人才,让学子们的学习目标更加明确、道路更加清晰。

在此基础上,校企双方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本着“资源共享、优势互补、战略互信、合作共赢”的原则,进一步充分发挥各自产业资源、人力资源、科研资源优势,在合作育人、合作办学以及合作研发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多层次的战略合作,并不断拓展合作领域,创新合作方式,深化合作内容,形成优势互补、彼此服务、共同发展的良好格局,努力打造校企合作新典范。

用爱心照亮幸福之路

江苏公司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积极贯彻落实江苏省“万企联万村、共走振兴路”行动部署,项目建设到哪里,志愿服务活动和对困难弱势群体的帮扶就开展到哪里——

吕四港公司帮助合作镇村修缮了活动室,配备电脑、电子显示屏、音响、宣传展板等设备,建设了图书角、健身器材、会议桌椅等;

南京电厂先后出资数十万元修建了3条村级道路,并对道路进行亮化,解决了一批长期制约村经济发展和村民生活的老大难问题,方便村民夜间出行;

徐塘公司连续开展“情暖孤儿”活动长达15年,15年间,该公司建立帮扶长效机制,通过多种形式,实现多样化帮扶;

金坛公司青年志愿者,定期走访慰问抗美援朝老英雄,为老人整理衣物、打扫卫生;

苏州公司建立了定期慰问五保户机制,和村民一起包粽子,清理村里的街道卫生,打扫公交站台;

泰州公司“大唐牵手志愿服务队”连续8年开展关爱残疾聋哑儿童、资助困难学生、大唐启明星课堂、爱心餐桌等一系列服务社会的助学活动,累计帮扶孩子超过70人次;

……

江苏公司系统各基层企业尽可能帮助周边富余劳力、农民就业,在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的同时,助力城乡文明一体发展。

2019年12月,江苏公司成立了慈善救助会,并将每年的12月确立为“慈善救助月”,积极开展慈善救助基金募捐活动。江苏公司系统合计捐款42.345万元,捐款率98.6%。

今年开始,江苏公司评选表彰系统内在“十百千”爱心工程建设中涌现出的道德模范,激励全体干部员工学习道德模范、争当道德模范。

脚下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有多少热爱。大唐苏电人用爱心传递爱心,谱写着一个又一个动人故事,照亮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弱势人群的幸福之路。

颗颗素心,坚守情怀;涓滴善念,汇成江海。大唐苏电人将继续坚定履行社会责任,深化“十百千”爱心工程建设,用爱心传递爱心,助力更多平凡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时代画卷中,描绘更加出彩的人生篇章!(文/王鹏 韩煦 金潇)

责编:张阳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ypiary.com

米乐虚拟体育-“谁不喜欢星星呢?我们都爱星星”

王可心有一个单独的文件夹,里面放着来自不同大学、不同年龄的人对自闭症儿童的祝福卡片、视频和照片。王可心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研团总支志愿服务队(以下简称“志愿服务队”)负责人,10月18日,志愿服务队联合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策划了一场关爱自闭症儿童的线上分享活动。活动之后,她收到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爱心。

北京市景山中学高一学生于昕媛在视频里说:“祝你在以后的生活中更加阳光开朗快乐、做一个像星星一样璀璨的人。”北京卫生职业学校第二院区的张子涵录了手语视频鼓励自闭症孩子“你笑起来真好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杜宜珊也通过视频告诉自闭症孩子“你们很可爱,让阳光透过紧闭的门窗,温暖每个角落,让我们将力量传递给你们,为你们撑起一片蓝天”。丰台五小的小学生蔡文瑄画了一颗爱心表达自己对自闭症儿童的关爱……

“虽然这些祝福很简单,但却是满满的爱心。”这是志愿服务队第一次组织自闭症相关的活动,王可心没有想到吸引来345位听众。她把这些参与分享的听众称为“志愿者”。这些志愿者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等高校,来自清华附中、人大附中、丰台五小等中小学,还吸引了美国南加州大学、中国台湾地区的同学。

这也是志愿服务队做这场活动的初衷——让更多人对自闭症有科学的认识。

自闭症也被称作“孤独症”,自闭症孩子被称作“来自星星的孩子”。王可心第一次接触他们,是参加北京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的志愿活动。2019年秋天,王可心作为志愿者来到星星雨教育研究所,陪自闭症儿童玩耍。这是星星雨教育研究所的一项公益活动,研究所为自闭症家庭的家长进行专业知识培训,孩子则由志愿者陪伴照顾。

王可心一直以为,自闭症孩子只是不与外界沟通,这次志愿活动,改变了她的认知。王可心照顾的一个孩子特别爱画画,只是孩子会画着画着就跑到外面,“好像行为不受自己的控制。”而另外一个小朋友特别爱滑滑梯,一遍一遍地爬上去、滑下来。王可心能感觉到小朋友特别希望哥哥姐姐能和他一起玩耍。“这些小朋友都特别善良,他们在很多方面都有天赋,有的画画很好,有的数学很好。也许他们不会表达,但他们在用其他方式进行交流”。

这次志愿活动的经历,让王可心产生了做自闭症志愿活动的念头。因为疫情原因,最终决定在线上进行分享。原本只是向学院新生进行的分享会,通过微信转发,吸引了不同高校、各年龄段的人,微信群人数不断上涨。

李翔是星星雨教育研究所志愿者工作负责人,也是线上分享会的嘉宾。“自闭症是一种障碍,不是一种疾病。自闭症人需要的是理解,不是拒绝;是接纳,不是排斥;是尊重,不是歧视;是共存,不是消灭;是享受,不是恐惧。很多人对自闭症了解很少。实际上,我们生活中有很多自闭症家庭。由于自闭症孩子的行为举止有所怪异,家长很少白天带他们出来”。

李翔不断强调,从专业角度讲,自闭症不是心理问题,是属于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种,他们不优先使用语言,而是用卡片、图画辅助表达,“这不是家长的教育问题引起,它是一种障碍,就像近视是一种视力障碍,眼镜就是支援视力障碍的一种手段。我们要做的不是治疗他们,而是让自闭症孩子得到支援体系。”

一段自闭症家庭的访谈短片是李翔经常分享的内容。短片讲述了许多自闭症家庭的状况。孩子确诊为自闭症后,家长也会经历无奈、痛苦、辛酸和挣扎。星星雨教育研究所创始人田惠萍也曾经是这样无助的家长。她的故事,就是电影《海洋天堂》的原型。

田惠萍的儿子在4岁那年被诊断为自闭症,她回忆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已不能细述,我所记得的只是被一种山崩地裂般的感觉浸透了。”

作为大学教师,田惠萍能接触更多的教育资源,在翻阅自闭症相关研究资料后,她认为教育是目前对自闭症儿童唯一有效的手段。当时自闭症、孤独症这些词在中国还不常见,几乎没有为自闭症儿童和家庭提供支持服务的机构。田惠萍决定帮助自己,也帮助更多自闭症家庭。1993年,田惠萍成立了星星雨教育研究所,这是中国第一家自闭症服务机构。

李翔说:“我们的孩子陷进去了,我们一定要站着才能把他拽出来。有自闭症的孩子的生活是别样的生活,它同样可以是精彩和幸福的。”在星星雨研究所的帮助下,自闭症群体从最初的不被重视、家长走投无路,到现在更多人了解这一群体、自闭症家长也得到专业的引导和帮助,自闭症群体在逐渐被社会接受、并融入社会。

人大附中高一学生蔡文渊参加了这次线上分享,他知道了自闭症不是同学考试考差了就感叹一声“我自闭了”的状态,也不是一种疾病,“不应该把它当作一种病来区别对待,敬而远之。”

蔡文渊的妹妹蔡文瑄刚读小学一年级,是参加这次活动最小的孩子。她用稚嫩的语气说:“每个孩子都是天上的星星,我们都是有作用的。要多跟他们交流。”

参加这次分享活动,是妈妈范旭红帮他们报的名。两年前,范旭红的亲戚带着儿子希希来做客,而希希就是自闭症儿童。范旭红记得,7岁的希希长得白白净净,身材也壮壮的,看起来与普通孩子没有两样。只是每当蔡文瑄想要找他玩游戏时,他没有反应,双手摆弄着手机地图导航,似乎听得见但又听不懂。范旭红告诉小文瑄,对待自闭症的孩子要有耐心,“每颗星星都能发光。这些孩子的一扇门被关闭了,就会打开另一扇窗。”

后来,希希的父母给他找了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在家人的帮助和照料下,希希的情况越来越好,现在已经转入普通小学。今年夏天,范旭红看到了希希的视频,屏幕那边,总是沉默的男孩正和自己的弟弟一起嘻嘻哈哈地笑。

越来越多的爱,向这些来自星星的孩子涌来。就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同学写的那首诗一样:“谁不喜欢星星呢?我们都爱星星。”(张敏 张艺)

责编:张靖雯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mypiary.com